匀泽凛历史网首页 > 古代故事>正文

袁术之所以身败名裂遭人唾弃是罪有应得

发布时间: 2019-03-11 12:00:32 阅读量: 20 作者:
冯方女

避乱扬州,术登城见而悦之,遂纳焉,甚爱幸。

导读:马未都说过,中国人的审美分四个层次,最底端叫俗艳美,第二层叫含蓄美,第三层叫矫情美,最顶端也就是最高境界叫病态美,西施,林黛玉都是病态美人,她们举手投足扶风弱柳,清丽脱俗不染人间烟火,西施与黛玉的病态美是她们自身美的流露并非扭捏作态,如果刻意模仿难免东施效颦!三国时就有这么一位美女,本来国色天香已经赢得主人宠爱,但却轻信谗言故意装出一副冷艳艳哀凄凄的样子,结果落入别人陷阱最终为情敌所害,袁术盘踞淮南兵精粮足,得到孙策玉玺後有了称帝的野心,称帝必然立後,司隶冯方女是最佳人选.说,司隶冯方女,国色也。

袁术

冯氏避乱扬州,袁术在城楼上被其美色倾倒娶为妻妾,因长相漂亮深得宠幸.袁术践祚冯氏被立为皇后,冯氏自然掩不住的春风得意眉飞色舞,袁术的其他妻妾本来相互争宠,现在看到冯氏风光了,怎能不心生嫉妒,於是抱成一团对付冯氏,给冯氏出主意说,将军是贵人且有大志,你应该时刻啼哭显得忧愁的样子,将军必然会觉得你与众不同对你更加敬重?冯氏觉得这话有道理,从此艳若桃花的脸蛋变成霜打的茄子,每次见到袁术就故意哭哭啼啼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袁术也犯贱,认为冯氏有大的志节不肯委身与己,所以天天忧愁以泪洗面,对她更加同情愈加疼爱。

妻妾们一看反间计不仅没有奏效,反而成全了冯氏,於是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攻击方法,用绳索将冯氏勒死,然後悬挂在厕所内,造成上吊自杀的假象!袁术信以为真,伤心许久,认为她不得志,是难得一见的烈女,下令厚葬,袁术与袁绍是叔伯兄弟,他们的高祖袁安曾任东汉司徒,其子孙有多人位居三公,所以当时人称袁家为四世三公之家,自然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袁术年轻的时候被举孝廉,在朝廷内外担任过很多职务,曾任折冲校尉,虎贲中郎将,董卓进京任命袁术为後将军,袁绍为渤海太守,但是兄弟二人惧怕董卓之祸纷纷出逃,袁绍逃往渤海,袁术逃往南阳,後来联合七路诸侯对抗董卓,袁绍要拥立刘虞为帝,而袁术得到玉玺後便有了自立的野心,兄弟二人因此反目,袁绍还联合曹操打跑了袁术,袁术逃到扬州杀刺史陈温,时汉室大乱,袁术觉得时机成熟召集属下说:我袁姓本出自陈,陈乃舜的後代,今刘氏微弱,海内鼎沸。

吾家四世公辅,百姓所归,欲应天顺民,於诸君意如何?袁术不顾众人反对遂自称天子,不久,在曹操,袁绍,刘备,孙策和吕布的攻击下,袁术一败涂地忧惧不知所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带着玉玺准备将帝号让给袁绍,半道发病而死,说,成为众矢之的袁术逃亡的时候士卒已经断粮三天,他自己也是每天以麦屑充饥,想让厨子弄些蜜汁改变一下口味,厨子说没有,袁术叹息良久,倒在床上呕血斗馀而死,至死还不明白大喊着:我袁术怎麽会落到如此下场,死的很惨,袁术称帝可谓不自量力,在天下纷争的时代不能施行清明政策反而横征暴敛使人民互相为食,其倒行逆施连自己的哥哥都看不过去,怎麽能得到民众的支持。

陈寿说,袁术奢淫放肆,荣不终己,自取之也?

和亲,在历史上是一个带有政治色彩的词语。

说,荒侈滋甚,後宫数百皆服绮e,馀粱肉,而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这样的政权注定短命?袁术践祚时充满着内忧外患,南有孙坚,孙策,北有曹操,袁绍,吕布,刘备,属下将军雷薄,陈兰对他怀有二心,主簿阎象也反对称帝,如此危机四伏,袁术却不求进取,倒热衷於选取民间美女广置後宫供自己享乐,导致嫔妃之间互相争宠扰乱军政,最终其妻妾子女沦落为他人奴隶:袁术之所以身败名裂遭人唾弃是罪有应得,只可惜那位国色天香的冯方女也成了千古冤魂:和亲是指两个不同民族或同一种族的两个不同政权的首领之间出於为我所用的目的所进行的联姻,尽管双方和亲的最初动机不完全一致,但总的来看,都是为了避战言和,保持长久的和好?和亲的媒介,就是帝王家的公主们,这样,就产生了无数血和泪的故事。

金尊玉贵的她们,要离开温暖的家乡远嫁塞外蛮荒之地,要忍受极大的委屈遵从胡人的风俗生於帝王之家,命中注定,要成为政治的工具与牺牲品,可历史就是历史,王朝更迭,民族战争,哪里能顾及到一个女人的眼泪?但也有勇者,以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历史赋予她的使命,这里不仅指的是众所周知的王昭君,还有更优秀的一个女人,她叫刘解忧。

从血缘关系上考究,刘解忧是汉武帝的远房侄女,是楚王刘戊之孙,而楚王刘戊就是八王之乱之一,因此平乱之后,这个家族不可阻止地衰落下去,没有人敢再去亲近叛臣后代尽管是刘氏血脉,天朝贵胄!但是皇帝并没有忘记他们,痛击匈奴需要联合周边国家,其中最强大的是乌孙国,自然需要和亲,和亲需要王室子孙,这个谁也不愿意抗起的责任就落在衰落的刘戊家族上。

解忧注定是牺牲品.先前嫁到乌孙国的细君公主已经不堪生活折磨,病死乌孙,汉帝为了联合乌孙,还是让解忧远嫁到乌孙国,是皇命,也是责任.天朝上国的娇女却要去蛮荒之地,嫁给一个从来不认识的外族人历史上着名的昭君出塞也是流着眼泪的!但解忧没有眼泪,史载她欣然从命;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堂姐刚刚死在那里,也不是不知道乌孙国是怎样的落后与荒蛮,更不是不知道自己去意味着什么,可是她欣然从命!那是一种抗争,作为皇室子孙,一出生却受人歧视,成长於渐渐衰落的家族里,幼年的不幸给了她异於常人的勇气和力量。

和亲,是一个重担,也是一次机会:她将为汉家王朝的安定贡献力量,她将成为边疆和平的使者:因为她,多少战争可以避免,多少战士可以不再流血;因为她,戊家子孙从此可以抬头做人;只能没有眼泪,按照当时西域游牧民族的风俗,父死子尚只要继位的不是你儿子,你就必须嫁给继子或者继孙这在中原算是禽兽行为,却是胡人的风俗制度:一个深受中原儒家礼教熏陶的千金贵族女子,一旦和亲,就意味着必须嫁很多次,而且是嫁给自己的继子这种伦理的羞辱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承担起的。

细君公主在昆莫年老,欲使其孙岑陬尚公主时上书武帝,结果武帝回复从其国俗,结果细君嫁给继孙,五年以后就抑郁而亡;连主动出塞的昭君在要嫁给继子之前,都写信给皇帝,想回去,想抗命她们不是不知道制度不可违,只是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屈辱,她们受不了。

大部分和亲的公主们都抑郁而死,她们有的是水土不服,有的是想念中原,更多的是不能忍受这种风俗的屈辱?解忧在出嫁之前,一定早就知道前面是什么,但是皇命难违,她不嫁也得嫁.但是她并没有哭哭啼啼消沉下去,欣然从命的背后,有一种更大的意义支撑着她国家利益.一个女人要是能超脱个人天地里的日常琐屑,情爱恩仇而走出去看天下风云,总是大气而令人激赏的这位自幼长在深闺的封建贵族小姐非常清楚自己的肩头是什么,她走出了自我。

乌孙王军须靡的左夫人,是匈奴公主,解忧嫁给军须靡,为右夫人。

解忧一开始就面临着非常尖锐的斗争:乌孙是汉朝与匈奴同时拉拢的对象,乌孙王身边的两位夫人出身匈奴的左夫人与汉朝右夫人之间的斗争,也将不再是情爱冲突,而是国家利益的争夺.那个时候解忧18岁,虽然汉朝是天朝上国,势力雄厚,但是鞭长莫及,乌孙国与匈奴却同属游牧民族,从风俗习惯,制度礼仪,文化风貌都极其相似,朝廷内很多乌孙贵族甚至是匈奴族的亲戚或者后代,可谓打着骨头连着筋?

解忧是右夫人,乌孙国左为上,所以从一开始,对心怀雄心壮志报效国家的解忧来说,就是一个人孤军奋战?里,过气的舒太妃教育要重新入宫争斗的女主角:女人得到一个男人的心是远远不够的,最主要的,还有权力,18岁的解忧已经明白了这一点,乌孙,是今天伊犁哈萨克族的祖源之一,居住在伊列河流域到玛纳斯河一带。

西汉时它是西域最强大的部落,12万户,63万人。

以畜牧为业,善养良马.已使用铁器,冶金,制陶,制革,毛织也有一定水平,乌孙的南面与天山以南的城郭诸国相邻,西边是大宛,西北是康居,东接车师;在由东到北的漫长边缘上,被强邻匈奴盘踞着?乌孙国的国家制度还是原始的奴隶制!因此,从精致的天朝上国到愚昧蛮荒的部落民族,从华丽的汉代宫殿到草原里的牙帐,从精密细致的鸡肉黍米到腥气的羊肉马奶酒,从层层的曲裾深衣到简单的独龙毯,从字正腔圆的汉语到乌孙语,从汉朝公主到军须靡的右夫人,解忧迅速转变了自己的角色,她明白,自己首先要成为一个乌孙人。

但她没有孩子,在第一个丈夫军须靡死的时候,只有匈奴公主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泥靡。

她做得很成功,尽管是一个属於外来文化的异族公主,却用自己的聪颖智慧以及汉朝的新文化,得到了乌孙人的喜爱,因为泥靡还小,王位落到了堂兄弟肥王翁归靡身上,但是大家相约,翁归靡之后,继位的还是泥靡这为解忧的不幸埋下了伏笔,按照风俗,解忧与匈奴公主又嫁给了肥王,事实证明这是一次非常幸运的婚姻,可能性情相投,解忧跟第二任丈夫感情非常好,连解忧的侍女冯灰布薷宋谒锕笞褰 可是这样的局面却招来了匈奴的嫉妒,失宠的匈奴公主回娘家诉苦,再加上汉朝天子更替,势力开始衰落,匈奴要教训一下这个开始不听话的邻居?

汉宣帝本始三年,匈奴为维持其对西域的统治,发兵威胁乌孙,单於恶狠狠地要挟,去持公主来!要乌孙王献出解忧公主,并和汉廷断绝一切关系,他们以巴里坤草原为基地,屯田车师,进攻乌孙,以控制,稳定北疆地区,隔断乌孙与汉朝的联系,并以车师为桥头堡,向南疆发展,乌孙王翁归靡与解忧分析了形势,上书汉王朝匈奴与车师共侵乌孙,唯天子出兵幸救之:可惜当时昭帝突然驾崩,国内正处於动荡时期,主子都没找到,哪里会理会西域的这些乱事?一等就是两年:乌孙与匈奴同俗,始终与匈奴保持密切的联系,国内支持献出解忧的声音非常大,而且为了异族的女人让战士流血,在有些人眼里,也是不值得的!翁归靡没有献出自己的老婆,当然,也反过来证明了解忧这几年在乌孙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但是,大军当前,敌强我弱,必须苦苦支撑:解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汉,可是在危难之时,大汉却置之不理了?自古在民间长大的帝王,一般都相当敬业称职,可能是了解了人间疾苦,眼界历练跟养在深宫长於妇人之手的孩子们不同,宣帝因为祖父戾太子巫蛊事,襁褓之间差点给人灭口,后来被好心人收养,自小在街巷长大,高材好学,然亦喜游侠,斗鸡走马,具知闾里奸邪,吏治得失;因此昭帝驾崩后他做了皇帝,汉朝出现中兴的局面!但是经过几次朝代更替的折腾,乌孙那边可辛苦坏了.匈奴趁乱反击,屡次侵扰威逼乌孙?解忧几次上书都石沉大海,挣了几年,终於等到宣帝腾出手来收拾匈奴?汉兵大发15万骑兵,五将军分道并出。

她有宠爱她的丈夫,有拥戴她的国民,有相对安定的天下,有足够宽广的政治舞台可惜她没死,老公死了。

遣校尉常惠使持节护乌孙兵,昆弥自己统领翕侯以下5万骑兵从西方入,至右谷蠡王庭,擒获单於父行及嫂,居次,名王,千长,骑将以下4万级,马,牛,羊,驴,橐驼70余万头,匈奴几十年一蹶不振,解忧算是过了几年太平日子,如果解忧这个时候恰好死了,那真是功德圆满了。

这对她来说是个悲剧。

这个爱她的男人离开了,按照第一任丈夫军须靡的遗命,王位要传给匈奴公主的儿子泥靡,而泥靡已经长大了.泥靡人称狂王,他变成狂王是可以理解的,从小生活在汉族公主的压抑下,看着因为失宠而受冷落的匈奴母亲,不被人喜欢也不招人待见心理变态也很正常!翁须靡在世的时候,曾经要立跟解忧生的大儿子元贵靡为太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立成,查阅史书也语焉不详。

解忧的好日子到头了。

至於泥靡为什么突然继承了王位,史书也没直说,只是侧面写乌孙国又向汉朝求婚,皇帝要把解忧弟弟的女儿嫁过去,本来啥都准备好了,半路上听说翁须靡死了,继位的不是元贵靡,中途又回去了?听说国王死了,乌孙的贵族们遵从从前的约定,立军须靡的儿子泥靡为王,狂王又娶了解忧,生下一个儿子叫鸱靡,狂王跟解忧感情非常不好,又残忍暴虐,渐渐地失去了人心,解忧在那里已经待了几十年了,立自己的儿子继王位都做不到,而乌孙贵族们遵从前约,立泥靡为王,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信号,它解释了解忧一生的悲剧,当年解忧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时,她以为她是能改变什么的?这个走出自我的女人,想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我以我血荐轩辕:她确实努力了,也尽力了,但是却是无力回天。

在关键时刻,事情结果总是证明着这场努力的虚妄?

剑落下只伤到狂王,狂王骑马逃离。

狂王的儿子带领部队将公主和汉使围在赤谷城。

王位争夺时,贵族们一致要匈奴公主的后代继承王位,她失败了?不得以又嫁给了继承王位的泥靡:想通过夫人的地位继续保持在乌孙国的影响,保持大汉天下的稳定,保持汉族的血统甚至为这个自己非常讨厌的男人生了个儿子:但是泥靡倒行逆施,国人共愤,她终於受不了了,於是背水一战,公主向汉使诉说乌孙国百姓被狂王所祸害,人心向背,诛杀狂王容易.於是立下鸿门宴,主狂王赴宴,酒会完了后,让将士用剑击打狂王。

几个月后,都护郑吉带领众多国家的部队来救城,围困这才解除,解忧摆了一席鸿门宴,但是命运似乎一直在嘲弄这个一直很努力的女人泥靡只是伤而未死,国内支持站在匈奴那边的贵族们出兵还击,围困了数月,汉朝出兵才解围,不仅如此,汉朝还派了愚不可及的人来协调这件事情,这个人叫张翁!汉朝派他出面的本意,是想暗中保护公主,但表面文章不能不做,所以把两个起事的官员拉到长安砍头,派张翁去审问公主,副使去治泥靡的伤,张翁真的给公主用刑,还拽着公主的头发痛骂,副使敬业地把泥靡的伤治好了,解忧算是倒霉到底了,设计篡位,没成功,自己娘家来调停,派来的人却是两个傻子:但是这个女人像仙人掌一样顽强,她悄悄给汉朝天子上书.皇帝一看,这还了得,马上把张翁拉回长安砍头,副使阉了做太监。

国内匈奴势力强大,解忧就是再厉害,但人心不平难撑大局!匈奴后裔的乌孙贵族们叫嚣着要报仇,没奈何,只有分裂,解忧的大儿子元贵靡统治大一点的地方,匈奴后裔乌就屠统治小一点的地方,内乱自此始,几年以后,大儿子死了,解忧的孙子继承王位,人们纷纷归向了对面的小乌孙国匈奴在乌孙的势力太强大了,解忧彻底失败了。

她18岁嫁到这个民族,努力了60年,为了把这个异族的土地变成汉朝的一部分,嫁人,生子,参政,夺权什么都做了,最后却以失败告终,她累了!

她想回家,回到她魂牵梦绕的地方,她付出一切的地方。

回来两年以后,解忧死!

於是,公主上书汉天子,请求归乡;面临着无数次甚至最终的失败,解忧一直挣着,最后乌孙国分裂战乱,离汉朝越来越远但是她尽过力了,努力过了所以,解忧不死。

本文标签: 袁术  冯方女  
上一篇: 真宗咸平四年自枢密直学士迁右谏议大夫
下一篇: 译成英文版的林语堂说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最新排行